行业新闻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

“华龙”出海(二) | 从接纳到信任,中国核电国际形象如何树立

2019.04.29

实力和背后的力量


英方态度的转变,既与中国企业自身实力主动的展示分不开,也跟国家层面的来往紧密相关。
  
  “改变他们认知最简单的方法,就是让他们走进我们,了解我们,眼见为实。我们说酒香不怕巷子深,但你要把他引到巷子里面去,光在边上闻还不够。”郑东山说,“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确实具备这种能力和实力。”
  
  “这个过程,从某种程度上讲,也反映出中国核电企业走出来时一个必经历的过程,包括到其他国家很大可能也是这样的。”
  
  三方所签署的一揽子合作协议,确定中广核参股投资英国欣克利角C和赛兹韦尔C、控股投资布拉德维尔B项目。
  
  其中,欣克利角C项目位于英格兰西部的萨默塞特郡,计划建造两台EPR机组,由中广核牵头的中方联合体与法国电力共同投资建设, 中方股比33.5%;塞兹韦尔C项目位于英国东南部的萨福克郡,拟建设两台EPR机组,中广核参与该项目的前期开发, 法国电力和中方在前期开发项目公司中分别占据80%、20%的股份;布拉德维尔B项目位于埃塞克斯郡,拟采用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“华龙一号”建设2台机组,双方按照镜像原则,参照在欣克利角C项目的合作方式,即该项目上,中方股比为66.5%。
  
  “如何在英国开发建设运营核电站,我们需要一个认知过程。其次,我们经验能力的体现和被接受也需要时间。”郑东山坦言。
  
  “我们确实需要这样一个过程。而英国政府认为你们在中国做得确实很好,但是在英国做你们还需要一个逐渐熟悉的过程。至少他认为在英国开发核电项目方面,我们不太熟悉,或者说对过程不了解。他希望我们通过欣克利角项目的开发参与,学习在英国开发项目的经验,积累我们自身的能力。在这个过程中正好我们‘华龙一号’技术在这儿做GDA(通用设计审查),谁都不耽误。在这儿基础上我们再来做后面的‘华龙一号’在布拉德维尔的建设和运营,这也使得我们心里都踏实。”
  
  英国政府对中广核的需求,最主要集中在EPR技术的落地。
  
  EPR为欧洲三代核电技术,已通过英国GDA审查,将应用在欣克利角C和塞兹韦尔C项目上。然而,位于芬兰的EPR全球首堆迟迟未能建成,法国的工程同样拖期严重。出人意料的是,全球第三个开工的中国台山EPR项目最终实现首个建成并网。
  
  核电项目的合作,跟普通行业有一定区别,更多时候需要国家最高层的推动。纵观全球,俄罗斯、日本、法国、美国等的海外核电项目合作,其国家领导人都是最重要的“推销者”。
  
  在开拓海外市场的过程中,土耳其核电项目的失利,从侧面印证着这一点。
  
  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,日本三菱终止之前跟土耳其的核电项目谈判,这给其他核电企业带来机遇。从2012年到2013年初,中广核持续跟土耳其方面联系,已经谈到政府间合作协议甚至电价方面的约定。2013年2月,土耳其代表团与中国代表团进行第二次谈判,然而此轮谈判结束后,土方迟迟没有回应。之后5月,土方与日本三菱恢复合作,最终夺得项目。合作变化的关键节点在于当年5月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到访土耳其。
  
  国内相关部委对海外合作项目的支持和配合,也影响着项目推进的顺利程度。
  
  以英国项目为例,过程中中广核需要到国家发改委备案、到国家商务部备案,“基本上不到一个星期流程就能走完,能拿到批文,这显示出国家各部委对我们项目的重视和支持。”
  
  但在跟国外的项目合作中,郑东山也发现,国内更多的政府审批未来可能需要更多市场化的机制来运作。“我们要改变别人的做事方法是很难的,更多时候必须去适应,按照对方的做事方法来运行。本质上这并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,我们没必要去较什么劲,而要考虑最终目的。”
  
  核电站的开发,不仅涉及政府层面的沟通,公众沟通同样重要。
  
  与政府一开始的不了解状态类似,英国民众对于这家进入英国参与核电项目合作的企业也充满陌生感。
  
  三年前,郑东山第一次到布拉德韦尔现场,跟当地议员、社区进行交流,发现当地民众很欢迎核电——布拉德韦尔A核电项目在那里运行几十年,解决当地就业问题,民众对核电并不陌生。现在布拉德韦尔A核电退役,对就业等带来一定影响,新核电项目的上马能给当地带来就业、经济增长等新变化。
  
  伴随着欢迎的,也有对中国企业的不了解。“他们不知道我们这家中国企业是怎样一家核电开发建造运营商。我首先跟他们讲说,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,我们都做了什么,我们的业绩怎么样,我们现在的技术怎么样,而且现在在这儿不是我们中广核一家,我们是跟法国电力一起来的。”
  
  英国民众也许不知道中广核,但对法国电力却是熟悉的,目前英国大部分在运的核电站正是由法国电力所运营的。
  
  “对中国企业及其产品,可能有些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便宜货、质量差。但我们需要更开放,让他们有机会认识我们,逐步地打消他们的疑虑。这样的工作后续还要长期地做。”
  
  国内外差异
  
  对于中广核而言,英国核电市场是一个全新的市场,其所参与投资的欣克利角C项目又饱受争议。
  
  三个核电项目中,欣克利角C所涉投资金额为180亿英镑,而其电价是长期以来争议的焦点,投产后35年里,每千度电92.5英镑,随CPI浮动。
  
  从投资者角度,郑东山认为180万英镑确实贵,但其回报是有保障的,最终能实现多赢局面,180万英镑处于合理的区间。
  
  早在2012年,为了进入英国市场,中广核就做过对比研究,对比国内外核电造价不同的原因。
  
  英国市场一个显著特点在于其已20多年没有新建核电站。上世纪80年代,大亚湾核电站的汽轮发电机是从英国引进的,现在的英国核电装备制造体系已今非昔比。最后一个建成投产核电站的时间为上世纪90年代。这种建设的“断层”直接引起的是工程经验的生疏,进而影响工期和造价。
  
  “得益于三十多年不间断的核电建设,中国的工程建设经验丰富,跟英国比,国内的生产效率要高很多,工程效率与工期息息相关,工期又是核电成本造价中最重要的影响要素。”布拉德韦尔B公司总经理朱闽宏介绍。
  
  从项目开发上看,英国项目开发过程尤为漫长。法国电力在欣克利角C项目开发上,从2008年启动到2016年签约,前后经历了8年,涉及核电技术审查、厂址勘探、环境保护和公众沟通等方面。在进行股权交割时,该项目前期已花了20多亿英镑,几乎相当于国内两台二代加核电机组建设的总价。
  
  在布拉德韦尔B的勘探现场,中方代表王刚强介绍了英国监管的细致性。“这边在非主体工作的投入,要比国内大很多。周边都有监测点,居民那边的监测点要求的是,平时他们听到的声音,不会高于人们说话时的分贝。”
  
  尽管布拉德韦尔厂址此前已有核电站建设的历史,远远望去可以看到正在退役的布拉德韦尔A核电站,但前期探取样工作仍非常仔细。一个原因在于布拉德韦尔B项目的勘测点地下是黏土,而“华龙一号”还未在这类地质条件上建设过。
  
  为了更好地确定适合建设核岛的位置,现在布置了21个勘探点,机器深钻取地质样本,每一米取一次样本,最深达135米。通常情况下,单个勘探点,全部钻取地下135米的土质样本就需要约10天。
  
  “国内核电备选厂址多,我们可以挑更合适的地基,实现更好的经济性。”“华龙一号”英国通用设计审查首席技术官毛庆介绍,“在这没几个选择,所以你一定要适应它的厂址。”
  
  这也意味着“华龙一号”未来需要做相应的设计修改来适应布拉德韦尔B厂址。
  
  根据英国核安全监管规定,采用在英国没有使用过的技术新建核电厂,建议在项目建造前进行GDA.GDA审查由英国核能监管办公室与环境署联合负责。GDA重点范围为核安全、核安保以及环境影响,旨在增强当地社会和民众对这种核电技术的安全信心,更好地在电厂建造前识别重大设计问题。
  
  英国GDA审查周期长、难度大、投入大。朱闽宏透露,“华龙一号”GDA的投入预计占整个布拉德韦尔B项目的1%到2%。不过,GDA并非强制动作。但在投资者看来,花这笔钱进行GDA可以消除未来项目建设期的不确定性。
  
  “从我们项目开发的角度,要考虑项目建设期间的连续建设,华龙一号到英国的过程中,如果能够事先就知道监管当局会要求你做什么,或者是他对你的设计方案是不是认同,对建造期间的整个技术方案能够提早做好安排。”郑东山解释,“如果不进行GDA,那么可能面临更多建设期间核安全监管方面的质疑和新要求,给项目的建设本身带来不确定性。作为投资者以及技术提供方来讲,这其实是一个受益的过程。”
  
  目前,全世界有5种堆型申请了英国通用设计审查,法国的EPR技术耗时66个月通过,美国的AP1000耗时约10年。英国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5日上午,英国核能监管办公室(ONR)和英国环境署(EA)发布联合声明,宣告“华龙一号”GDA第二阶段工作完成,正式进入第三阶段。
  
  中广核官方表示,2019年将是“华龙一号”GDA项目最具挑战性的一年。GDA工作在第三阶段将全面铺开,无论是工作量还是工作难度,都将达到峰值。“在GDA第三阶段工作中,我们需完成三份报告的审查,并根据审评不断修改。此外,还需完成英国版‘华龙一号’的设计改进项,后台的设计工作将非常繁重。”毛庆表示。
  
  进入英国市场,除了适应监管体制,中方企业还面临着文化适应的过程。
  
  “文化不同会导致做事方式不同、思维方式不一样。我们的经验能力如何在这里发挥作用,这需要我们将工程建设和生产运营中好的理念,跟他们交流,让他们接受,并在实际运用中感受到这是有益的。而不可能是我们觉得好用的,直接要求别人按照我们的经验去做。”郑东山说,“今后我们在建设布拉德韦尔B项目时,并不是满地都是中广核的人或者中国人,还是会以当地人为主。那么我们需要把原有的成功做法融入他们的日常文化体系中。而且我们也注意到,英国在一些先进技术的研发中也做得很好,我们也可以在合作中学习,取长补短。”
  
  从接纳到信任,可以说是中方企业在海外市场上需要适应和努力的方向。
  
  以“成为国际一流清洁能源企业”为愿景的中广核,在英国的市场开拓并不止于核电项目。“现在我们在英国,包括苏格兰、威尔士、北爱尔兰以及爱尔兰,我们集团风电已经达到30多万千瓦,而且在英国市场,海上风电是可再生能源里面的一个亮点,我们也在积极地寻求突破点,希望在海上风电有所突破。”郑东山介绍。
  
  另外,燃气项目、生物质能和储能也是重要的市场方向。“作为我们集团在英国的战略之一,就是要成为一个英国政府、公众可信赖的清洁能源的开发建设运营商。”

明日待续


eo记者 刘文慧

返回  >